臺灣原住民的地方歌謠—林班歌

姓名:宋淑華(Teresa Song)

Translated by Olivier Lardinois

References

Electronic reference

姓名:宋淑華(Teresa Song), « 臺灣原住民的地方歌謠—林班歌 », Revue Quart Monde [Online], 251 | 2019/3, Online since 01 March 2020, connection on 20 August 2022. URL : https://www.revue-quartmonde.org/8240

中華民國在1960年代起經濟起飛的背景下政府的林務單位策畫山林植樹的龐大事業當時居住在山區普遍務農而貧窮的原住民為了能夠快速取得現金來改變長期以來貧困的生活很多人就此參與了歷時約二十年的山林墾地、種樹的勞力工作。

山林裡的工作範圍非常遼闊需要不斷移地墾做因此經常住在簡陋的臨時屋舍加上食物補給困難每天面對無邊無際的工作場域身心更顯的勞苦。不過,工人們在一天的工作結束之後,找到了舒壓與自我療癒的最好方法,那就是一起圍火飲酒歌唱,一把吉他唱出心中貧窮的苦悶、無奈與思念,久而久之,這種微醺或醉後的即興創作,在你一句我一句,沒有固定的片段而創作的短歌中,唱頌想念家人、愛人和家鄉,還有調侃娛樂自我解嘲的歌,長期下來慢慢地傳出一些耳熟能響的創作歌謠,稱之為林班歌。

筆者身為臺灣排灣族(註1),並以自己的經驗和田野資料對林班歌做簡單的介紹。

「福爾摩沙­(Formosa)-美麗的島嶼」是在航海時期西班牙人初見台灣島嶼時的驚嘆語。這個位於西太平洋,面積三萬六千平方公里的土地,生態非常豐富的小島,原住民自成一格的傳統裡生活了六千年。最近這一百年之間,台灣的原住民先後歷經50年的日本政府殖民(1895-1945)以及國民政府(1945~)的統治。日治時期在武力的征服下,實施皇民化政策,原住民因而開始逐漸失去自己的語言、傳統習慣以及思想。1945年,日本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戰敗後,將台灣讓給當時的國民政府(中國),原住民順勢由另一個政府管理迄今。

台灣在中華民國政府治理的過程中,逐步展開了一系列建設。當時的十大建設是在1974-1979年進行,試圖以經濟發展將這個國家帶向現代化社會。的確當時亞洲四小龍由此而得名。2

台灣在整個經濟環境改變的脈絡裡,主流文化帶動的經濟邏輯,急速直接影響整個社會的生活型態,原本以傳統農耕生活為主的部落生活隨之更變。約1960起,台灣的工廠林立,城市裡處處建設,原住民部落有許多人,逐漸大量投入到都市工廠工作、做幫傭、建築工人、學徒、礦工、遠洋工人還有跑林班,於此,原住民得到了一份有機會改善家庭經濟困難的工作,本文提及的「林班歌」由此時期而始。

臺灣政府在管理國家森林時,有一種劃分地區的「林班地」(Linban-compartment)單位稱號。為經營方便,再依地形化約成小塊林班,林班地的大小範圍有幾十公頃至三百多公頃不等,有很多現在50-70歲的原住民都有林班地工作的體驗。

在筆者的部落裡到林班工作的成員有失學的男女青年或少年以及壯年人多數人都背負著家庭的經濟壓力而必須長期處在工作中。在1980年代,也有小學生、國中以及高中學生利用寒暑假期間,都趁時機去「賺錢」,甚至教書的原住民老師也參與其中。可見當時這股潮流是非常興盛而熱鬧的。不過, 真實的林班工作是不容易的。其一,工作的場域在山上的森林裡,往往需要幾天的路程才能抵達,而且路況非常險峻而危險。其二,工作場所太遠又交通不便、資訊封閉而且工作範圍極廣闊,經常移山隨居,因此,留在山中的工作時間短則2-3個月,長則1-2年,甚至更久,能夠下山或回家的機會很少。第三,在山林砍伐的工作性質危險性較高,相對有薪資也比較高。林班工頭若是林班工人熟悉的同族人,會給予他們方便,先預支薪水給他們的家人。但林班人就因此必須忍受所有的辛苦,在艱苦的環境中求生存,以便「還債」。第四,林班人的情感世界會因為情人分隔兩地,出現背棄諾言嫁娶他人的現象。這些辛苦成為種種印記都成為林班人刻骨銘心的創作來源。

林班歌謠的誕生搖籃是大家下工之後在簡陋的屋舍前圍火放鬆的微醺時刻你一句我一句沒有固定的歌詞/彼此相互接歌亂中有序的此起彼落即興創作。就因為如此,當下即興編歌的創作溫度非常夠貼近生活的處境、或是他們的生命,使得在場者立刻產生共感和共鳴,進而在生活中持續不斷的頌唱,撫慰心靈的憂傷。這些短歌在順暢的曲調裡,描述著想念家人、愛人和家鄉,並在調侃、娛樂、自我解嘲的歌詞中慢慢出現。之後這些長期流傳下來的創作歌謠成為很多人傳唱的林班歌。

歌1

兩三年呀沒有問題兩三年是沒有問題

親愛的好哥哥/妹妹,請你不要難過,我一定會等著你回來。

他們的情人出外工作一待就是「兩三年」,一去就是幾年,彼此之間的情感是否堅貞,受到漫長時間的考驗。然而當下處在父母決定、媒妁之言以及自由戀愛的過渡期,在窮困年代的每一個家庭都有其考量自己孩子「幸福」的條件和選擇:

歌2 (排灣語Paiwan)

Nu qai-shou-jen, nu gau gau ven

Nu Ka-tsalisiyan, nu bacigelen

Haiyan na iye yan ho hai yana iya o ho haiyan

 :若是外省人你們就會高興接待他

若是Ka-tsalisiyan(排灣族當地人)就被拒絕。

當時住在部落的外省人3在經濟、地位和教育等條件都比在林班工作的當地人更好。因此,這首歌明顯的歡迎外省人來家裡拜訪,卻排斥原本相愛的對象。

在經濟物資缺乏的年代,自己的愛人嫁(或娶)別人的情況時有所聞,因為父母親通常就會決定自己的孩子應該要嫁給誰了,所以林班歌更哀怨地唱道:

妳不是說過呀永遠愛我嘛心上人

誰知道妳的話都是在欺騙我

如果你不相信天知道地知道信不信由你

白嘉莉呀 白嘉莉呀 沒有真的愛(註4

他們用歌唱中的「語言」和「人物」運作出他們在遭遇中的情境和感受,沒有嚎啕大哭怨聲載道,只是溫和的表達、接受事實。而白嘉莉小姐是當時最出名的歌星之一,在歌中隱喻著要挽回真愛的希望是非常渺茫。

歌3

我為你頭痛 我為你感冒 我為你發高燒

送到省立醫院看一看 原來是相思病

我該怎麼辦 我該怎麼辦 我要活下去5

面對失去愛人,身心受傷,工作還是要繼續,因為我要活下去。由此可以發現,即便困頓,仍要心存希望的活下去。

4

Sabisi ni yamanonaka, Sabisi ni izematemo, Dodimoto ,

Ginjangno Galanson yamanonaka.

在山中是多麼寂寞啊 !寂寞是如此漫長啊 !

我的家鄉在遙遠的嘉蘭村在山的那一邊。6

筆者父母親這一輩1929年之後出生),他們在15歲左右均受日本教育因此部落的排灣歌謠也有許多日本語言、日本思維和音樂也深入生活層面的影響。這首典型日本語的林班歌謠不論是歌詞會是曲調哀傷的表達一種思想情懷輝映了遙寄思念的情境在林班時期中非常流行。

歌5

我們是一群Valulju 的洋人生活在Yamanonaka

雖然沒有火車也沒有Taxi 我們要回家 我們要回家

上山11路 下山11路 我們要回家 我們要回家(註7

這是一手典型苦中作樂想家的歌 : Valulju是筆者部落往深山處的一個地名,也是作者當時工作的地方。Yamanonaka是指身處於遙遠的山上。詞意表達 :雖然交通非常不便,但是很想回家,因為我們有雙腳(11路),若你想回家,有了自己的11路,就沒有問題啦 !

結語

臺灣原住民擁有自己的語言、自己的傳統和文化,在經過幾個政府的影響下一直不斷順應著一切的改變,但從林班歌的脈絡中,可以看見原住民的本性在歷盡苦難之後,仍然保有屬於自己傳統內涵的純真樣貌。在林班歌的圖像中,結構中有一群人(很少有一個人)、不分男女、一句接一句、一首接一首,一起唱個彼此熟悉的歌謠,歌中融合著有不同的語言,有時候有古調、有時候有日本風格、有時候又有中國的漢語歌謠、當然有會有16族中,夾雜幾個不同族群的語言和曲調,在非常簡短的短歌中,把一切憂喜的心情交付其中,唱完了,心情也舒適了,身心重新得著力量之後再繼續上工。2019年的現代,林班歌依然在各地有台灣原住民的地方(都市與部落)適時之處傳遞心情,它呈現的情境與方式雖不同以往,其音樂內涵仍然提醒著當年的堅忍與溫柔。另一方面,林班歌謠的作品創作元素與其文化有深厚的關聯與影響,上述的歌謠採集於排灣族,而排灣族的歌謠特色普遍偏愛哀思中散發出來的溫柔、憐愛和溫和,體現族群的風格與性情。因此,林班歌經過多年歷史、社會、生活文化及最後作為音樂的意涵,突顯了林班歌的確有某種意義性的光譜:自我療癒、接納社會、與他人和解、融合的訊息,這樣的文化觀與其美學觀實踐在一首首林班歌裡,給了世界最美麗的禮物。

1 註1:臺灣原住民截至目前為止有16個族群,這首歌是排灣族(Paiwan)語。

2 註2:亞洲四小龍是指自1960年代末至1990年代期間,西太平洋四個發展迅速的經濟體:韓國、臺灣、香港及新加坡。

3 註3:外省人是中華民國政府於1949年在中國失去政權的時候,一起撤退來臺灣的一群士兵。政府給他們一些薪餉,把他們安置在臺灣各地,有的當老師、當公務人員等,當他們確定無法回到中國的時候,開始想要娶妻生子,而他們的年紀都已經稍長,因此娶了原住民女性時,多是老夫少妻。

4 註4:白嘉莉小姐是1970年代活躍在電視上非常漂亮的明星,會主持節目也會唱歌。歌中提到這位當時風靡一時的歌星,主要大家都認識知道的人物,隱喻一種著處在不同世界的空間和渺茫的希望。

5 註5:參考https://www.youtube.com/watch?v=sKqfyIshmzw影片,影音內涵這首歌,影片呈現的歌是非常傳統的林班歌唱法,也涵蓋好幾首短歌,短歌相互串成一首歌,其中的「厚海洋」是沒有意義的虛詞,但是是原住民歌謠中不可缺的一環。

6 註6:這是筆者部落(台東縣金峰鄉嘉蘭村)流行的歌謠,因為它特別標註了村名:嘉蘭村,唱起來思念家鄉的情感更為濃厚。

7 註7:筆者在田野時,遇見這位9歲(1974年)就參與林班工作的朋友,他說了很多故事,也把這首歌好好的記了下來。

1 註1:臺灣原住民截至目前為止有16個族群,這首歌是排灣族(Paiwan)語。

2 註2:亞洲四小龍是指自1960年代末至1990年代期間,西太平洋四個發展迅速的經濟體:韓國、臺灣、香港及新加坡。

3 註3:外省人是中華民國政府於1949年在中國失去政權的時候,一起撤退來臺灣的一群士兵。政府給他們一些薪餉,把他們安置在臺灣各地,有的當老師、當公務人員等,當他們確定無法回到中國的時候,開始想要娶妻生子,而他們的年紀都已經稍長,因此娶了原住民女性時,多是老夫少妻。

4 註4:白嘉莉小姐是1970年代活躍在電視上非常漂亮的明星,會主持節目也會唱歌。歌中提到這位當時風靡一時的歌星,主要大家都認識知道的人物,隱喻一種著處在不同世界的空間和渺茫的希望。

5 註5:參考https://www.youtube.com/watch?v=sKqfyIshmzw影片,影音內涵這首歌,影片呈現的歌是非常傳統的林班歌唱法,也涵蓋好幾首短歌,短歌相互串成一首歌,其中的「厚海洋」是沒有意義的虛詞,但是是原住民歌謠中不可缺的一環。

6 註6:這是筆者部落(台東縣金峰鄉嘉蘭村)流行的歌謠,因為它特別標註了村名:嘉蘭村,唱起來思念家鄉的情感更為濃厚。

7 註7:筆者在田野時,遇見這位9歲(1974年)就參與林班工作的朋友,他說了很多故事,也把這首歌好好的記了下來。

姓名:宋淑華(Teresa Song)

國籍:中華民國/臺灣/原住民/排灣族 ; 研究:臺灣原住民歌謠 ;學歷:台東大學南島文化研究所 ;

CC BY-NC-ND